洪明小说网

第一章遛狗道士

分类:都市婚恋 人气:51381 更新时间:2021-12-04
“取你心头一滴血,从此天涯不相望。”“不相识,相望了无音,我很幸运,此后不必再过苦痛。”未央崖断肠恨,寒风裹杂晨起未散浓雾,绵绵高山层叠相投,映下不少残缺影幻。期期艾艾,踏雪寻梅泪无痕。缠缠绵绵,同过千载亦流梦。两岸相望,恨不逢时错别君。白发染头,只恨情郎负佳卿。传说未央崖有一白发老人守了三天三夜,手持通体黑墨长笛,奏天,奏地,念过,念往,思君,思卿,亦无话。笛声幽怨缠绵,未央崖寒冬风最是过,眠过无物独留桑麻。一曲罢,唯有天高地阔,苍茫天色为池,应证凄凉。再一日斗转星移,白发老人半路捡了个受伤小狐狸。小狐狸生的真是可爱,通白软软,眸子通亮。白发老人喜欢的不行,同小狐狸在崖边待了半月,二人都是白衣,浓墨如白,天地黯然失色,与二人融为一体。此后白发老人再未来未央崖,偶尔寒风略过,崖中隐约还有那首笛子绵绵不愿散去。吹笛三千应幽声,此曲此笛别相望。佳人海棠裙起舞,执手天涯不负卿。…………不知多少轮回过去,天地换了新色一层接着一道略过。斗转星移,春秋轮回,浩浩一色。甲正平年间,太和国正是冬春交替,旭日高声升的天说不上多冷,也说不让多暖和。只留清风佛过,满脸旭意。晌午方过,繁华街市热闹一片,摊位小贩吆喝不断,吃喝嫖赌样样俱全。人流攒动街,行正善因,恶霸称王,欺负柔弱女子,偷物小跑之事见怪不怪。本是一派祥和景象却被南街追逐人打断气氛。两个白衣道袍的年轻道士手持佛尘,跑的飞快,一手指着前方同他俩穿着一样的小道士呵斥道:“畜生,还不快停下。”前面小道士笑起眯眯眼,明眸皓齿,皮肤白皙,一双灵灵水眸隐约可辩得此人是一女子。被两个壮汉道士追杀,小道士脚步快的飞起,娇俏五官因嘴角那抹邪笑而显得张扬猖狂。路过之人见此纷见不怪,侧目一会儿便各自忙活,吃瓜的吃瓜,挑土豆的继续挑三拣四,哄孩子的妇人则是捂住小孩眼睛,不让看到眼前混乱一幕。南接热闹,南街多,烦心忧事常见客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三人一路过关斩马,速度所向披靡,终是过了街市来到一处小巷。小巷废弃已久,满地树木,瓜果皮,臭哄哄一片。两个道士脸色煞白煞白的,本是寒意未去多少,却是满头汗水,后背白衣袍子都已被染湿了大半。佛尘被甩的飞起,随着步子颠荡来回。一人喘着粗气道:“师兄,再跑,再跑师弟我就要……死,死了。”师兄道士呼吸急促,本是道士之家礼仪正,现已佝偻腰背,要过迟暮之年。待看到前方小巷印入眼前一片灰白,他急急喘气道:“可以,不用跑,追了。”长安停了步子,盯着离自己还有跑步之摇的高大墙面故作绝望道:“哎呀怎么办,没有去路了。”两道士趁此机会追上,佛尘一扬,正要上前捉住长安。长安箭步猛退两步,脚后已踢到了墙面:“打住打住。”师兄道士未收佛尘,却也未继续上前,直喘粗气,强装镇定道:“畜生,还有什么遗言要说?”一旁道士拉住师兄道士宽大衣袖,道:“师兄,别和她废话,这鬼机灵的紧,别忘了上次白云观那次。”他说的便是上次白云观一百多弟子被长安当猴耍了一天,关在自家观里捉那莫须有鬼一事。提此,师兄道士脸颊隐隐抽动,佛尘挥过,掌心运了灵气就要对长安拍去。长安躲都未躲,正直直挨了这一章。身子飞了老远,撞到身后墙上,跌落地上。长安看的准,在道士拍来之际就已魂魄离体,成了一缕孤魂飘荡一侧。而肉体早已被这一掌拍的七魂没了八魄,脸着地,昏死过去。长安漂浮在空中,眨了眨眼不敢置信道:“呀,魂魄都被打出来了,二位好生勇猛厉害,小女子好害怕。”“师姐。”师兄道士着急喊了句,抬头扬了佛尘便向长安抽去。长安为灵体,身子灵敏,反应快。师兄道士愣是几下挥去都没伤到长安一分。长安啧啧两声,道:“你们师姐昏倒了,还不快看看,真不是个好师弟,妄为正义道士。”另一小道士不甘示弱跃身从怀中掏出黄色符纸便向长安贴过:“畜生,简直得寸进尺。”长安嘻嘻一笑,侧身一躲,符纸便贴了空,上面明晃晃白光灵气也渐变昏暗。“我又不是鬼,不怕除鬼符纸。再说,是你师姐主动找的我,不是我强迫她,我虽不是什么正门道士,可也不是邪道,你们俩这么赶尽杀绝,真的好吗?”“胡言乱语,强词夺理。”无可奈何不了长安,道士牙齿都在发颤。长安耸耸肩,道:“好了,不和你们玩了,找我宿主去,最好告诉你们哟,不要追我,追不追上我不说,万一耽误了救治你们师姐时辰,出了事可就不好了。我也是好言相劝,听不听那也是你们的事了。”透明身子穿过厚厚墙面,飘飘然离开了。远走之际,长安特意回头冲二人眨眨眼,摆摆手,眼底狡黠之色宛如一只偷了腥的猫。“……”“师兄,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小道士一屁股坐在地上,跑了半天也有体力到了极限,也不想着再去追长安,一脸生无可恋。“能做什么,又抓不到她。”师兄道士愤然一句。想到今儿一大早便追长安到如今,整整跑了三座山,他这内力皆用,扛不住空了。指着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女道士:“你,背着师姐。”“啊!!!!”道士哭丧着脸道:“师兄,你就饶了我吧。”“去不去?”“……去。”长安离开街巷飘过南街,来到一家客栈,看着客栈热闹异常,稍稍从客栈里侧挤进去,穿过道道缝隙,进了一间雅阁。

精彩评论(519)

  • 乐逸
    至于黄珍侧之二婢,早吓得色,瑟瑟战栗地跪地。
    2021-12-04 454
  • 甜燕蜜鱼
    望愈近者共击,张剑之口角,遂掠起了一弧度。
    2021-12-04 689
  • 沉默的木瓜
    我域中,龙气绝已久,但单是圣道遣一小支封平使,建使至今不载,
    2021-12-04 514
  • 花小颜
    李春和椎,更两从之于食之少少俱被关在拘室,窝在俱,
    2021-12-04 609
  • 望月声
    愈之灵厌,于其内不断地凝聚,是时时刻刻皆在强之意,使白小纯动力多,
    2021-12-04 801
  • 兔子十三妹
    红鸾心暗叹,但愿如能制其情,勿以杀而坠邪中。
    2021-12-04 167
  • 踏雪真人
    终之惹眼,能尽此生,亦不可起那莲亭半步,则名与位之象。
    2021-12-04 52
  • 歪倒
    祖神格非帝之神格则好杀,既御极怖,且道颇强,谓之搭弓,亦不及矣。
    2021-12-04 294
  • 编织梦的蜘蛛
    白柴倪三大家夫突至先者,皆当入此中大。于断魂谷中之法,
    2021-12-04 573
  • 大宝十三
    太上一步步出阴,至于光照了那张老脸,风铃稍苏。
    2021-12-04 669
  • 甜燕蜜鱼
    我不管其,事是君不复往他去。元静少露无赖,亦未尝自,此皆超矣。
    2021-12-04 215
  • 不朽爷
    我去!楚潇洒吓得战而身,声音略哭腔道:老大,咱别戏不好?
    2021-12-04 108

目录